从头到尾都是肉的文

<两人呆了一阵,见我停手了,她才在我耳畔低语:「但现在的我,就是你的人了,不要停……啊……」>

走近了一看,一只黑色的大狼狗正骑在蓉儿的屁股上,狗阴茎无情的在嫩穴里抽插着。蓉儿粉嫩的下体都给狗儿插的又红又肿了。我看着蓉儿被狗干的骚样,下体不自觉的也湿了。

“来嘛……快来嘛……我要你……”小依低声要求道。

奕娟的乳房不算大,但仍很丰满坚挺,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他面前,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随着王急促的呼吸微微地颤抖,乳头坚硬地勃起。

餐后,表姐收拾完餐具,回到客厅,我们相互温存了一会儿,她拿了一本性爱杂(不知道在什么黄色书摊搞到的)讲的是年轻的表姐被自己的表第干得死去活来,还有图各种奇怪的姿势让我兴奋不已,此刻表姐早已是一丝不挂,坐在我身边,一手搂着我,一手在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大帐蓬,我站起身,脱下身上的短裤,和表姐来了个坦身相戏。

淫糜的情景让一伙人看得阴茎暴起,志清把小娟扶起来,用嘴舔着她秀髮旁的耳垂,左手轻轻地抚摸着蕾丝上衣的酥胸,右手慢慢地解开自己的长裤拉鍊,掏出长16公分又黑又粗的大屌要小娟用手帮他搓揉阴茎;黑人汉可则用他粗壮的手拨弄着小娟下半身的窄裙,将丝织的裙襬慢慢地往上撩起到膝盖,一路上并用力地触摸着小娟嫩滑的肌肤,直到大腿内侧。

他乘机抱起她的娇躯走入房,月好手脚乱舞乱抓,就像一条大鱼上钓,被甩到陆地上,疯狂跳跃挣扎一样。看着她的乳波四处翻动、弹跳,便俯身吻她的乳尖。

第三话

说完,爸爸立即上楼了,妹妹也跟了上去,客厅又剩下我和妈妈。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