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啊好深太烫了np_逢泽莉娜下海白话文

<「好,你等着儿,我去拿带子。」>

第一节 美丽温柔的护士

「迦妹妹,靖哥哥何尝要如此苦恼,不瞒妳说,靖哥哥内心最大的烦恼,并不是找不到那个野蛮泼妇﹝黄蓉﹞,而是如今蒙古大军不断压境,朝中又援军未到,少了黄蓉这个军师,襄阳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就是这件事让我忧虑,并不是思念蓉儿所致,你不要太多心。」

「来了!反击了!」我忖思道。

玛丽因为双肩被压的难受,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内容就是我是自愿参加此教派等等的废话,读清楚后我也签了字。

「别闹,爸爸头昏昏的,让我起来洗脸清醒一下。」

「我靠,有钱的就是不一样,多帅气啊,吗的!不知道我这辈子有没有希望开上。」我像个给全世界屌丝代言般的说出这么一句。

陡然发现骚货春梅的屁眼在我插入最深顶到花心时会不由地紧缩一下,骚货的屁眼不像小说裏的粉色,而是深色的,但外形还不错,中心内凹,周边一圈褶皱,真就像菊花,而且此时沾满淫水,很是诱惑。我顿起坏念,想感受一下阳具插入骚货屁眼的快感。便与春梅商量。她一听便楞了:「你想什么东西啊?那裏也想弄。髒不髒,再说不疼啊。」我苦劝道:「这个现在很多的,你看那些电影裏多的是。润滑了就行了。开始有点疼,后来就舒服了。会有和前面高潮不一样的高潮哦,也舒服,让你欲仙欲死。」我看她摇头,但态度缓和,便继续说:「刚才你帮我吃那个叫口交,这个叫肛交。都是做爱方式,不要太传统了,试试也好啊。不爽以后就不做了……」在一番苦劝加哄骗的死缠下,骚货松口了:「慢慢的啊,我说不做了就要停哦。」我当即一口答应。借着淫水的湿润,我很缓慢地将龟头挤入春梅的屁眼,实在太紧了,又不敢太猛,只能缓缓而进,春梅则像等着受罚样嘴呈「O」型无声地张着等待着我的阳具插入她紧窄的屁眼,刚插入阳具前端,骚货便「哦」地一下交出了声来:「疼,慢点。」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