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贯あずさ

<第二天醒过来,发现小美已走了,一看原来已经是十时多,马上冲回店中,看见小美和其它员工已在营业。我偷空逗她说「May,吃过药没有? 以后要叫我武松哥哥啦!」小美面色一红,不解我的意思反问道「为甚么要叫武松哥哥?」「武松哥哥会用棍打小白虎啰。」「呸! 呸! 呸!」小美一连啐了我几口,不再理会我低头继续工作。>

我本来是想搞一些迷魂药之类的东西,乘她进电梯时把她迷昏的,但是却搞不到此类东西,所以我只能準备了几根绳子和几块用来堵嘴的布和一把小刀,一个相机。那天我早早的就躲在电梯出来拐角的地方,心裏是紧张的不得了,手心裏都是汗;大概六点二十五分左右,小姑娘终于回来了,她根本没有注意躲在阴暗角落裏的我,象往常一样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在她进门的一瞬间我扑了过去,把她往裏推了一下,用脚往后一蹬重重的关上了门。

我:「没关係啦!舔一舔就没味道了。」

那晚正是我当夜班工作,而那晚亦是我第一次跟他相见的晚上。

由于那几晚的夜吧都是阿明出钱的,阿华有点不好意思,刚好有朋友送了两间温泉酒店的情侣套房VIP免费优惠券,便约四个人一起去泡温泉游玩。

我运劲肉棒,让肉棒自行上下抖动,说:「林美如,你的手錶。」呵。……小坏蛋。」林美如吃吃的娇笑。

我确实很喜欢、也很会口交,常常让老公两三分钟就弃械投降,如今当然恨不得搾取博砚美味的少年精来生津止渴。不过为了然让他保留体力来满足我,我决定先忍住,草草吹了几分钟便罢手。

立刻,我的反应是那么的强烈,我的阳具马上膨胀起来!

『住~住手!!只有这件事…不可以的……啊啊……请放过尤佳利吧……嗯嗯啊!…拜托你了!…啊啊啊~~』由美子拼命哀求着。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