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h小说

<「这样子的话……嗯……好吧……那礼拜四中午我去接你?」>

那天,我从他桌子边走过的时候,故意扔了支铅笔给他。他抬头看看我,我朝外面一努嘴,示意他跟我出去。看到他慢吞吞地跟在我身后,我走到电梯旁,用手向上指了一下,就先进了电梯。到了顶楼,我从防火楼梯走下一层,在一个僻静处等着他。

可是越是这样想,我内心的野兽越是要我这样做,不管了!一咬牙开门走出了车,我发现我的心跳得好快好快,我的私处好湿好湿,我的淫水顺着我的大腿不断地滴落。刚开始走我就有点脚步不稳,可是越走我发现我越自在,好像人就是应该这样穿衣服一样。

我的逼被一下一下的操着,我的嘴一下一下的吸着,两只手一手抓着一根鸡吧。两个奶头被两个陌生男人拚命的吸着。我闭着双眼享受着这一切,那种从未有过的飘飘欲仙的感觉,此时我体会到了,突然,我感到我的逼一下更加空虚了,刚刚操我的男人以经不再插进来。我拚命的流着淫水,这时听到身边有人问道:

女:哎……哎……入D啦……好衰架……哎……哎……唔好停呀……哎……哎……

我就跟她说:”我肚子痛,你可以来一下吗?”

看官!您知道吗?我们的小男孩并非西蒙的,真正的父亲是西蒙的哥哥鲁伯!

少女急着大叫:“救命!放开我!”

我和女儿看得性慾大炽,女儿软在我怀里,自动地扯脱乳罩,两只雪白高耸的大奶子蹦了出来。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