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屌丝

<「操!贱货,想打我?等下辈子吧!等等準把妳操到叫哥哥。」>

「我绝不失约。」

理惠看了看手中的成绩单:「这样吧,以后放学之后,你就到老师家来,老师给你补习古文,直到下次考试为止。你一定要争气,别让老师丢脸啊!」

「是这样啊?……好,到你了……」韦晓灵说着背过身去,像我刚才那样把双手併拢了放在了身后,乖乖的让我给她拷上了。

两天后,大约夜晚八点多,我独自儿在客厅里看着电视。门铃突然响起,我便从沙发中立起,跑跳去开门。嘿!怎么是婷芬堂姊啊?看她样子应该是刚从诊所下班,她身上仍穿着护士服,只不过外边加了件灰色大外套。

广播小姐清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跟着是一阵熟悉的隆隆声。

对不起,大姊觉得太舒服了:这下变得异常的湿润,从我的花瓣稍为离开的男人,又再次将舌压了下去。当舌用力刺入时,摩过粉红色的肉襞,并且触摸到阴蒂的小肉块。啊,啊::嗯,啊::啊::嗯雅夫的舌如同是来回揽和阴蒂的底部般的滑动。非常舒服的一种感觉啊,和我的纠缠,每重複一次,雅夫舐的技巧就更加的进步。我希望受到刺激的每个裂缝的细微部份,都被弟弟的舌及手指全部拜访过了,同时非常舒服的舐着及摩擦。太棒了,好厉害,雅夫兴奋的同时,来回舐的弟弟的舌,好像要扩大範围似的,我用两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往上抬,将阴部大大的张开。

「洗澡?甚么回事?」

我看着她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叫着,尽然顺势的将自己的小弟弟塞进她的嘴巴,而她却一点也不惊慌的开始为我口交。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