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食慢爱

<把厕格反锁之后,诗琳马上被坐在厕板上的男人搂入怀里,娇挺的胸脯也完全陷入其玩弄底下。>

在她目光扫来扫去的过程中,我尴尬的问道:「W起来了吗?」(我朋友叫W)

「那么,今晚要爱妳一整晚。」健雄奋力挺动着肉棒进入她身体。

或者我不抽也不送,就用龟头顶住她的阴核狠狠揉搓,三、两下就令她浑身打颤、死去活来。

坐我们旁边看起来像休假美军的外国人看我们这样,就放了几元在我和维芯的台前,舞孃也走过来跟我们互动,她拉我的手去搓揉她的胸部,虽然同样都是女生,但我突然好害羞,因为真的好大好软,不愧是外国人。接着舞孃跪着把胸部凑到维芯面前,并叫维芯舔她的乳头,旁边的外国人大声叫好,维芯羞红着脸舔了一下,舞孃突然伸手探进维芯的衣服里揉捏维芯的胸部,让维芯花容失色,引起周遭一阵哄笑,脱衣舞秀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经验呢!

我这次听她的话,抽了出来把精都射在她的校服裙上了。真的大美妙了。

「啊哈……这太太真是听话,好专业呀!哈……让你尝……尝点更狠的……啊……」那肥男同事奸笑着,又见他更使劲地摇摆一身肥肉。

那天刚好公司没事,提早了半小时下班,到达家里,太太还没有回来,平时大家是差不多时间回来的,菲佣也通常已把家里打扫清洁,準备好晚餐的材料,等我和太太回来才下厨,煮饭我也是高手,可想而知我是怎样的一个好先生。她会做完工作后才洗澡的,有时回家后见到她的头髮还是湿的。

我更兴奋的用力抽插着蜜穴,而老婆则更激烈的摇晃着头扭动着臀部,回应着我的呼喊,一次又一次的将又硬又大肉棒紧紧的箝住。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