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淫荡女

<拔出。>

第二次、第三次都没啥好说得。也是在我房里做的,也没啥意思。那事说穿了,也就那样。

才几招,京香就被白川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她虽然没有把握赢,但也从来没想过会败得这么快。

我们不断挣扎,但没有用,没有人理睬我们。最后我们被困于一间房子里面,被绳子紧紧绑住。我要求鬆绑,他们就说:「行!不过要将你们全身鬆绑。」

页: 1 2

「真的,可是有个条件。」

「不行,我已经有丈夫了。」

————————

我抢过水喉,射向他下阴,他用双手掩住,我就扯开他双手,将水一直射入他下阴之内。这时我的情慾亦开始亢奋,下体越涨越大,血液流得好快,迅速胀满下身的海绵体。我是医生,当然好清楚自己生理的变化,我知道已经到了性慾高涨的状态,我将舌头伸出来,预备去舔婉儿柔软顺滑的阴毛,可是她一手将他我开,对我话:「这么无耻的事你都好做,你不要忘记得,你是个专业人士呀!」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