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进入了我身体好粗好大别停我啊水真多轻点好痛动b

<「小力不小了吧,十七岁了,又不上学,让他喝点吧。女孩子怎么了,你妈妈就常陪着我喝,还喝白酒呢。」>

我则是因为巨大的快感而叫不出来,小嘴张的大大,唾液从嘴角流出。紧嫩的小穴正包覆着庞然巨物,前所未有的快感散布全身。

美奈子这样说服自己后,把双手放在胸上,开始轻揉乳房。

美芳两腿是屈曲张开的,大汉十指分开,左右的扒开她两扇阴唇!

两人回到了小屋中,Peter.杨将衣物钱包还给了她,并对她说:「刚才那一场好戏我已经拍下来当做纪念了。」

果然是上路的白领丽人!连内裤都有这般奥妙!!阅人千百的卫国做梦也没想到美玲这外表端庄的尤物的内里竟会有如此内涵,不由淫兴大发,翻起美玲的裙摆,把美玲的身体倒过来放在沙发靠背上,一边舔弄着她肥美多汁的肉唇,一边摆动着肉棒,让郤拒还迎的美玲也为自己含起了鸡巴!!

由于工友中 有我一个男性,而且尚未娶妻,所以便成了众女人打趣取笑的对像。其实我也乐意和她们打打闹闹,有时还可以趁机摸摸他们的肉体,以肆手脚之欲。其中最经常和我开玩笑的是李金兰,她是个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妇,圆圆的脸儿白里透红,丰满的肉体上有着一对涨鼓鼓的乳房,浑圆的臀部微微向上翘起,非常性感迷人。金兰的个性开朗大方,像个大笑姑婆,和我说话时总是对我摸这摸那手多多的。我也曾经摸过她白胖胖的手儿,偶然间也触到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 是并不敢轻易主动地调戏她。

隔了40分钟门铃响了,一切如我意料中,那个程式设计师戴了副很黑的墨镜,不知从哪弄来一根导路杆,穿着一件白色汗衫及运动长裤,假装是盲眼按摩 师进来了。我发现他胸前刻意做了张彩色的什么证明,还贴了照片,我想他一定是期待这次聚会期待得疯了,事实上谁会去注意他的证件是什么碗糕!!

午夜梦迴的时候,我总会想起这件事。看起来如此新潮开放活泼的玲玲,竟然仍是处子之身。玲玲虽然尽量不提起此事,但间接还是经不起我一而再的请求及哭诉。我们大多数都在我家干,只有一回是在她家,还差一点被她的妹妹给识破。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