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阴

<「原来如此!」,公孙止道:「好了,我不说了,我要继续我的游戏了!」>

擦拭完毕,嫂嫂先把我的鸡巴握住,然后又再度将双腿跨骑在我的大腿上,用纤纤玉手把小穴对準那一柱擎天似的大鸡巴。

我随手拿起妈妈放置在床旁边的衣物,塞进了她的口中,而我的嘴也缓缓的像下移动,从颈背到乳房慢慢的像下滑道经过那保养良好没有任何突起的小腹,穿过一片黑色的深林,我看到两片非常漂亮的阴唇,薄薄的却带着粉红的颜色和一丝丝透明的淫水,又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味,

但有甚么关係呢?总之她们是在做着一件令人呕心的事情,也许不如男人对男人那么呕心,但是也是够令人不快的了。

阿智的阴茎缓缓地在她体内动起来,不一会儿就已经被流出的爱液彻底润滑,毫无阻拦地进进出出。他扶着柳欣仪的肩膀,臀部一下一下地冲刺着,挺进她紧致的小穴里,低头欣赏着她纤细优美的腰和两瓣滚圆雪白的臀瓣,它们正随着自己的抽插扭动着、配合着,每次他用力撞击她的臀部,她丰满的美肉都会强烈地震动一下,发出啪啪的淫蕩肉声,还不时会吐出阿成的肉棒,像是忍不住了似的发出低声呻吟,充份湿润的私处更是跟着抽插发出淫蕩的水声,不断溢出的淫液随着抽出的肉棒一波波往外流,流下她修长的大腿,弄湿了大理石地板。

「啪滋!啪滋!啪滋!」透过电极,官能波毫不间断的传送到爱琴的身体上。

「小淫娃有什么事想跟爸爸商量?」

丽儿把饭菜再端上桌,就坐在餐桌安静地等候,她一向乖巧可爱,长辈都疼爱她,也就是因为她缠着舅舅同意让表哥今年来给她补习。阿明起初很不乐意,已经是大学一年级了,不愿意跟高中小女生玩在一起。

「嗯!」许梦茹低声应道:「陈长官您请!」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